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774|回复: 1

酒的别称有哪些呢 如何饮酒才合适 欢迎跟帖讨论

[复制链接]

38

主题

45

帖子

144

积分

导师

Rank: 4

积分
144
发表于 2019-8-9 22:36:3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酒这个东西,说白了就是“乙醇”,可是,它却偏偏有如此神奇的功效,让古今中外的人,全都为它痴狂。

中国人对它,自然也是十分喜爱的,杜康、杯中物、冻醪、壶觞、青州从事、平原督邮、绿蚁……这些都是曾经出现过的酒的代名词。可见,人们对于酒,有多么喜爱了。

可是,时至今日,饮酒的人有了一个认识的误区,那就是,酒是越贵越好,而且,如果是舶来品,那就更妙了。可是,他们忽略了,我们买酒,究竟是买那盛酒的瓶子,买那一个小小的商标,还是买那商标上更加微小的外国字呢?

都不对,我们买的是“酒”本身。

既然如此,那么仅仅关心价格和原产地,岂不是有些买椟还珠的意思呢,得不偿失啊。

世上的酒,既然是已经发明了,而且流传到现在了,就应该是各有它们的妙处,所以,我们大可不必在乎它的名字是叫“茅台”、还是“五粮液”。同样,每个地方,有每个地方造酒的与之不同之处,所以,干吗要斤斤计较它的是不是来自外国的洋酒呢,是不是人头马XO或者干邑,其实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,只是酒本身。

很讨厌世人给酒划分等级和品味,那是把人类自己的世俗的等级观念强加到了酒的身上。为什么啤酒、米酒就代表廉价啊,为什么红酒、香槟就代表高贵啊?这样的划分档次,是毫无道理的。

所以,我觉得,所有的酒,都是好酒。据说,酒的诞生,就是杜康按照神人的指点,酿造而成的,如此看来,酒这个东西,在诞生伊始,就是粘着仙气的,自然,并非凡品。

关键问题还是在于下酒菜的问题。喝不同的酒,要搭配不同的下酒之物,在不同的场景下,要饮不同的酒。

比如啤酒,在现代社会,这恐怕是最常见的一种酒了吧。它就特别适合三五知己,在小排档之上,随意点几个小菜,边说边聊,喝酒吃菜是次要的,交心才是真的。又或者,和朋友一起观看体育比赛,看到兴起的时候,抓起酒瓶一顿猛灌,仿佛自己也置身于火热的赛场一般。

对于葡萄酒,很容易就会让人想起“葡萄美酒夜光杯”这句诗了,其实,诗人画蛇添足了,不是“夜光杯”,“夜光”就够了。你可以选择在明亮皎洁的月光之下,哪怕只是用普通的玻璃杯盛酒,在氤氲的月色下,也一样能让人看到琥珀一样的光泽。又或者,你可以选择在柔和的烛光或者灯火下,和佳人对面而坐,烛光晚餐,在红酒的映衬下,灯下看美人,一定能别有一番情趣。

黄酒,是最适合在亲人聚会的酒宴上饮用的了,它没有经过蒸馏,所以酒精的含量比较低,不至于让人很容易就喝醉,败了酒兴。绍兴的黄酒是出了名的,在酒席宴上,端上一坛子花雕,既活跃了酒宴的气氛,又不容易惹事,多好啊。

至于白酒,很多人都把它当成是独自一人喝闷酒时候的最佳选择。当人们遇到不顺意的事情的时候,比如情场失意之时,这时,便往往就会抱着一瓶白酒猛灌,试图要让自己“一醉解千愁”。殊不知,“酒入愁肠愁更愁”,换来的结果,往往只是“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”,根本不能起到解脱的效果。

所以,这样饮用白酒,只是对于白酒的一种误解,白酒,不是用来抚慰小儿女的情怀的,而是用来抒发大英雄的志向,壮英雄胆的。

当年在易水边,燕太子丹给荆轲送行的时候,不知道他们喝的是什么酒,我想应该是白酒,只有白酒,才能更好地衬托出壮士的悲壮,衬托出“风萧萧兮易水寒”的惨烈。

当年关公刮骨疗伤的时候,不知道他喝的是什么酒,我想,也必然是白酒。只有白酒的烈性,才能让关公那英雄气陡然而生,从容面对疼痛,泰然处之。
当年李白装疯卖狂,大叫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言臣是酒中仙”的时候,我想,他必然也应该是已经把白酒喝了个够的,否则的话,他又怎会有如此的洒脱,连天子的召唤都敢不听。

所以,在我看来,酒,都是好酒,问题是,在何种场合下饮,和什么人饮,此中玄机颇多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啊。最重要的,便是下酒菜,以菜肴零食下酒的,是普通的人;以花木美景、明月清风下酒的,是清雅之人;而以诗歌、诗意和人生中的美好回忆下酒的人,才是真正会饮酒,懂得酒中三味之人啊。

今天,你喝了吗?今天,你拿什么下酒呢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8

主题

45

帖子

144

积分

导师

Rank: 4

积分
14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10 15:42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酒不离口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Archiver|手机版|蜂窝世界 ( 蜀ICP备13010688号-2 )

GMT+8, 2021-4-13 03:23 , Processed in 0.046945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Michael Ray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